关闭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网
您当前的位置:千千网首页 --> 综合 --> 正文
数字迷彩梦
http://www.qqwwr.com   2019年04月18日 17:48    来源: 千千网   
 

放眼望去,身边许多人似乎都贪婪地霸占着青春:享受她赋予的活力,享受她赋予的激情,享受她赋予的帅气或是美貌,但是每个人似乎都在不安地迷茫着如何在短暂的的青春里留下自己最长远最美好最难以忘却的回忆,答案或许因人而异。今天,我们来认识一下他,一起走进他那用“超短波密语”编织起来的最美青春。

“02 02,01 2122”(01台呼叫02台,收复)

“24 02”(收到)

“5510”(这里有报,请抄收)

……

九月份的科尔沁草原已经有了三分冬意,随着渐起的朔风和一连串的数字密语指令,二零一六年度“攻坚-162”跨区联合演习拉开了帷幕。当时的他,虽然只是一个只有一年零十九天兵龄的“新兵蛋子”,但是硬是凭着过得硬的专业素质被赋予了01号台站的通联任务,与身边“身经百战的班长们”相比,虽然脸上还多一些稚嫩,但是眼里却多一份自信。

“01”,一号首长专用的超短波通信代号,演习打响后所有的作战指令都会通过这个台站发出,全旅几千人,三个正面突击群,两个迂回包抄分队,两个机降分队直接从01号台站接受作战指令执行作战任务,一号每一句指令,都关乎着战斗的进程,每一句指令也都必须用“密语加密”,所有分队反馈上来的代码,必须在极短的时间内由数字译成汉字并且向一号汇报,用数字上传下达……

演习开始的前夜,他抱着自己的电台坐在帐篷的窗边久久没能睡去。

草原上的月亮很大,星星很多,抬头望去漫天尽是闪烁,这点缀在深邃黑夜里忽明忽暗的星光似是一下子把他的记忆拉回到了二零一五年九月份刚刚穿上这身帅气迷彩的第一瞬。

那天,小雨。

他拎着携行包随着队伍走向了站台,故意装作没有看到在隔离线外踮着脚尖到处张望的父母,因为他不知道,四目相对的那一刻,他是否还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检票、进站、上车,“爸妈,我上车了,你们回吧,多注意身体,别太累。”短信与火车的长鸣一道发出,身边熟悉的街景慢慢向后驰去,就这样,他的青春逐渐染上了迷彩色。

在学校基本没接触过训练的他一来到部队连十个俯卧撑都做不下来,新兵三个月!三个月,这可怎么过?一天天按照安排好的时间点做事情,按照别人的命令做动作,按照别人的习惯来生活,他,渐渐迷失了自己,渐渐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机器人,没有感情,没有思想,只有执行,只有执行,只有再执行……

就此终了?或许不是。

在一次先进事迹报告会上,从“渡江第一船”荣誉连队红九连连长杨波的成长故事里,他似乎渐渐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方向。杨连长从自己失败的高考说起:成绩不尽如人意,但是他又不想放弃抵抗向命运低。于是,他选择了军营,初到军营,孤独、无助、吃不消,失眠、想家、怕挨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班长排长的开导,他的态度由消极变成了积极,由抵抗变成了适应,并且在第二年他代表单位参加了当时第26集团军的武装泅渡比武,打破记录获得第一名,荣利二等功并且在年底提干。

一个人在黑暗里行走,他会迷茫找不到方向,但是如果远方有了一处亮光,那么久冷的失望的心会被再次赋予希望。回到连队后他站在军容镜前,突然间发现两个月的时间自己变化竟然会这么大:原来160斤的臃肿的体态不复存在,原来的肉嘟嘟的圆脸现在变得黝黑棱角分明,而且眉宇间多了一分男人的自信……

“或许,是时候改变了!”他在当天的日记里写道。

逐渐地,他的轨迹发生了变化,并且在下连之后参加了无线电密语集训。1456个无规则乱序汉字,九种组字基本结构,五种拆字方法,十二种随机考核科目还有变幻莫测的谐音等代,三种不同型号电台以及相对应的电台操作等等着实让他吃不消,集训期间,他不止一次地出现幻觉:眼前全是数字,不管墙上的标语,路上的警示牌,还是看电视时的广告语,甚至是在长跑出现“极点”时,从喘着粗气的嘴里蹦出来的都是数字……说到这些,没有亲身体会过,或许谁也不会相信。

几个月的集训,每一天过得都是那么慢,但是每一个难以挨过的日子堆积到了一起,竟也觉不出几个月时间的漫长,结业考核,几百个人里面他第一名。

他低头看了一眼电台上的时钟,离预定演习开始时间只差十五分钟,信道里里各个属台开始上线,他从窗边起身,迎着月光走向了临时指挥所……

“*331 *542 *491 *181 *841 *440 *031”(左侧战斗群佯攻)

“*971 *972 *491 *181 *841 *127 *351 *131 *942 *197 *152 *278”战斗群沿场边迂回突击……)

……

“*292 *221 *792 *030 *941 *492 *171 *172”(敌电磁干扰,静默30s)

……

一条条作战命令在数字和汉字之间来回转化,从各分队回馈的战果来看,战斗进行的非常激烈,双方伤亡都很大,最终红方形成合围态势,但是伤亡比蓝军大得多,最终裁判组评定为平局。一号从指挥方舱里走了出来,来到了他的台站旁,“小伙子不得了啊,一年兵自己敢来单独保障指挥所!”说罢向他竖起了大拇指,为的是整个过程,他没有译错发错一个标点符号,没有耽搁一条指令,迅速准确,保密畅通。

后来啊,他报名参加了全军统考,由于成绩排名在战区前列,他被国防科技大学录取,实现了人生的华丽转身。

二零一七年的八月,他来到了长沙。

在刚组建的学员队的俱乐部里他给大家做自我介绍:”……我参加过跨区联合演习…参加过烟台某地灾后重建…参加过无线电专业比武…我能…我能把新华字典翻译成数字,然后再翻译成汉字。”下面好一阵唏嘘,好多人都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是啊,这些怀疑的眼神,多像当初他自己用来怀疑自己的眼神啊!再后来,他担任了学员队的骨干。学校训练标兵,优秀共青团员,优秀学员,优秀骨干……他不断地用自己的努力向当初那些怀疑的眼神证明着自己,而他的心却永远奔跑在通往下一个目的地的路上。他,用数字书写出了属于自己的道路,书写出了属于自己的最美的青春。(文/周成地)

 

 

 
编辑: JOJO2013  作者: 【打印】 分享道
  图闻天下 >>更多
  原创摄影 >>更多
  网友贴图 >>更多
 
综合 >>更多
 
人才 >>更多
 
科技 >>更多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不良信息举报
ICP证 桂ICP备11000180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若网站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
Tel:0771-2824550  工作QQ:935136949   E-mail:935136949@qq.com
千千网广西信息网络安全报警网站